大学生毕业未来找工作如何应对各种各样的面试?

自媒体 任奥全球推 2019/5/2 14:49:57

  大学生毕业未来找工作如何应对各种各样的面试?

  克拉克:麦肯锡尝试把一款建造珊瑚礁的电脑游戏加入其招聘流程中,我去体验了一把,事实证明我不是这块料。

  在最近的4个月时间里,有2000名到麦肯锡(McKinsey)应聘的人被要求坐在电脑前,屏幕上显示着岛屿的照片和一行字:“这是一个有着丰富的、多样化的动植物生态系统的岛屿,而你是这个岛屿的守护者。”



  这是麦肯锡正在试验的一款电脑游戏的开头,这家咨询机构试图跳出其传统的招聘范围,从常青藤商校以外物色聪明且精通技术的人才。

  几周前遇到一个了解内情的咨询师以后,我得知了这件事。我想,这多奇怪啊,不知道麦肯锡会不会让我玩一下。那一天,他们真的让我玩了,尽管很快我就觉得他们还不如不让我玩呢。

  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在这家公司的伦敦办公室里,我被领进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几名麦肯锡员工解释了他们为什么想要试验这款游戏。原来,就连这样一家每年有大约75万名求职者应聘——并且只招其中不到1%的人——的公司,也不能幸免于科技变革的影响。客户们希望麦肯锡能帮助他们在充斥着大数据和其他新数字技术的世界应付裕如,因此麦肯锡需要招聘更多能够提供这种帮助的人,并且最好是赶在这类人才被谷歌或者Facebook抢光之前。

  问题是,麦肯锡的面试流程是一种情景模拟,而且难度很高。职业点评网站Glassdoor曾经连续三年将麦肯锡的面试列为全世界最难的面试。这可能会让麦肯锡想招的人望而却步,或者让这家公司更难发现这些人才。因此,麦肯锡决定尝试一下,如果把这个岛屿游戏加入到其重重的面试关卡之中,是否能借此挖掘到合适的应聘者。

  但当面前的这台笔记本电脑嗡嗡地启动起来,我可以开始亲自尝试了,我心中逐渐萌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压抑感。自我上次申请一家新公司的工作以来,我已经15年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应聘的恐惧。

  麦肯锡的人沉默地注视着我在键盘上敲打,深埋心底的遥远记忆一股脑地涌上来——我又想起了当年到报社应聘时,我在面试中话说得磕磕巴巴的痛苦经历。

  麦肯锡的游戏可不是《侠盗猎车手》(GTA)。首先,我必须搞清楚如何建造健康的珊瑚礁,这比听上去要难,即使游戏已经告诉你什么种类的鱼和珊瑚虫在什么水位最适宜。然后我不得不拯救一群鸟,不让它们因为某种可怕的病毒而死掉。

  我不认为我的珊瑚礁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但在试图为那些染病的鸟计算出最适合的疫苗剂量而过去的数分钟里,我创造的似乎只有一堆小小的尸骸。

  有人委婉地嘀咕,没有应聘者会被这款游戏淘汰。在我彻底证明我真不是麦肯锡的这块料之前,我决定这件事到此为止。

  考虑到我不是目标受众,我并不确定一般的应聘者会怎么看待这款游戏。我猜会有很多人喜欢吧。

  不过这引出了一个更为广泛的问题:不久以后,企业将以什么方式招聘人员?

  两年前,伦敦商学院(LBS)的两名学者琳达?格拉顿(Lynda Gratton)和安德鲁?斯科特(Andrew Scott)合著的《百岁人生》(The 100-Year Life)激发了人们对未来工作的思考。

  他们在书中表示,现在普遍的三阶段人生模式——接受教育、工作和退休——将会发生改变。在技术变革日益演进的时代,由于可能需要工作到80多岁,人们有时可能不得不停下脚步,对自己进行再投资,接受新的培训。他们也可能面对和现在截然不同的面试形式,我认为这种想法不错。

  麦肯锡的这款岛屿游戏是由美国初创企业Imbellus为其开发的。Imbellus的20多岁的创始人丽贝卡?坎塔尔(Rebecca Kantar)希望彻底重塑衡量人们能力的方法。从哈佛大学(Harvard)中途辍学的坎塔尔认为,在自动化程度不断提高的时代,应该测试人们的思考方式,而不仅仅测试他们懂得什么,雇主也需要理解哪些技能最能体现人的才智。坎塔尔获得了很多有影响力的人的支持。《福布斯》(Forbes)近期把Imbellus列为2019年由30岁以下青年创办的企业中最能吸引投资的初创企业之一。

  麦肯锡检验坎塔尔的想法是对的,但不应止步于此。我们都需要知道,这些理论在实践中究竟会如何发挥作用。

条评论
评论
mg游戏平台